主页> > O滴生活 >校园求学之路(2):温室花朵的小一障碍-走楼梯、学注音、妈陪 >

校园求学之路(2):温室花朵的小一障碍-走楼梯、学注音、妈陪


2020-05-22

我是先懂国字
再反回来接触注音
难免有一种「已经会写字,为什幺还要重新学」的排斥感
 

文/焦糖绿玫瑰 caramelgreen

上了小学之后,最大的障碍,就是走楼梯与学注音了。

总是自嘲,学龄前的我,是「不落地」小孩,温室花朵的极致典範,遇到阶梯,都是由大人抱着跨过,家里跟游玩的地方,全为有空调跟冷气的便利空间,于是,到了学校,那短短五个台阶,对我来说,竟是有如攀山越岭的障碍。

记得某一次上课钟声响起后,我跑向教室,却停在阶梯前,不知道怎幺上去,「该哪一只脚先呢?」正在思考的当下,有位同班的男同学,说:「妳不敢走楼梯吗?我牵妳,赶快!」伸出右手就把我往上拉着跑,在小小的温室公主心目中,这根本是英雄之举(笑)。

在学习上,最大的障碍是「学注音」,因为我是先懂国字,再反回来接触注音,难免有一种「已经会写字,为什幺还要重新学」的排斥感,一切砍掉重来,总是比较辛苦,所以,吃过苦头的我,不乐见现在部份幼儿园先学写字的教育方式,认为之后在小学课程衔接上,会有段时间特别吃力。

除此之外,小一的校园生活,还有一项令我记忆深刻。

那时,母亲被父亲命令,要陪着我一起上学,她推着刚出生没多久的妹妹,亦步亦趋地跟着我,虽然其他同学也有父母陪伴,但母亲好像陪太久了,老师出面请她回去,「安心把孩子交给我们」,母亲才说出她不能回家的隐情:「先生会打我!」同情之余,老师只好请她到附近走走,免得打扰教学互动。

于是,有一段时间,我每节下课都看到母亲远远推着娃娃车过来,或是行经走廊往洗手间如厕的时候,看到母亲在川堂福利社跟老闆娘聊天,「妈妈,好像无所不在…」这样的模式,非但没有给我安全感,反而令人感到有些尴尬。

更难堪的是,某天,好像是学校提早放学吧,母亲带着我们回家,一开门就撞见父亲与他的外遇对象,这才恍然大悟,原来,「怕小孩分离焦虑,所以让另一半留守校园」,根本是藉此偷情的理由。

★ 我是不婚妈妈「焦糖绿玫瑰」,唱片线记者出身,现职专栏作家。从小在传统菁英教育之下成长,心思细腻敏感的我,如何边工作、边教养那精力旺盛的牡羊女儿DAHLIA呢?期待与您分享我的坚持:「焦糖绿玫瑰caramelgreen」粉丝团、「焦糖绿。玫瑰caramelgreen」部落格。

母亲障碍注音玫瑰焦糖写字caramelgreen楼梯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