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O滴生活 >亲爱的大人:其实我没有那幺坏,我只是静不下来 >

亲爱的大人:其实我没有那幺坏,我只是静不下来


2020-06-16


图:迷路

当孩子出现暴力行为时,请先同理孩子的愤怒,告诉孩子:「我相信你一定遇到让你非常生气的事情,我相信如果是我遇到,也会像你一样那幺生气,我相信你并不想伤害老师……」同时耐心等候孩子,倾听孩子内心的委屈。

请绝对不要先指责孩子,更不可动怒地质问孩子。孩子非常在乎是否被公平对待,所以,大人千万不要只求平息纠纷,了解事情的始末,公平地处置,才有可能让纠纷不再发生。尔后,与孩子一起讨论他做得来的处理愤怒情绪的方法,不是大人自己出主意建议孩子,请协助孩子尝试想出自己做得来的办法,同时,经过实际演练。

不要威胁孩子、否定孩子,那比处罚还要伤害孩子。

看见孩子闪亮发光的特质

经常有人问我:「你是一位家庭医师,为什幺特别关注过动儿?」这必须感谢我的儿子,是他教我看待孩子要接近孩子的想像。

我们为儿子选择一个快乐似天堂的幼儿园。没有写字,没有背书,更没有功课,只有在绿草坪上奔跑玩游戏,在教室角落演戏、捏黏土。上了小学后,他却遇到始料未及的挫折,儿子坐在老师特别关照的特别座。在儿子每天一贯「我不要上学!我为什幺要上学?」的质问声中,我得以有机会重新审视教育现场对孩子的影响,当然包括负面的伤害;也开始质疑校园传之已久加诸在孩子身上的种种规範与评价,其存在的意义是什幺? 

然后,越来越多的孩子被带来我的诊间。他们有的是我从出生就认识的孩子,却在上小学后被老师标籤为过动儿,要求父母带去医院做鉴定,因为我是他们的家庭医师,便希望先听听我的意见;也有熟识的朋友写信给我,细数孩子从老师要求带去看医生,到看病诊断给药的过程,让朋友觉得既惊讶又荒谬的点点滴滴。我倏然想起,当年若非我和先生都是医生,儿子是否也可能遭逢同样的命运?

几年前一则补习班滥给孩子服用过动儿药物的新闻,轰动社会,我因此投书报社,呼吁社会关注孩子的现实状况,一味要求坐好安静听课的超时学校生活,再加上缺乏运动,狭窄的居家环境,会造成孩子被误以为是过动儿,这是更广泛的儿童问题。这篇文章,让早已注意到此现象的人本教育基金会与我连上线。后来,一位在英国读书的朋友特别介绍我和佳慧认识,说我们两人一定会相见恨晚。果然,我们俩一见如故,彷彿已结了好几辈子的缘般,谈到孩子,谈到儿童人权,简直无缝结合。我们开始联手,纠集了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成立了「还孩子做自己行动联盟」,举行了一场又一场的环岛研讨会,面对数不清的家长和老师。

我们接触了越来越多被认定为过动儿的孩子和他们的家庭。「我又没有什幺问题,难道每一个人都要考第一名吗?」、「我宁可大人骂我调皮捣蛋,也不要他们说我生病要吃药!」、「你们只会说我有病,有谁关心过我在家里是怎幺过的?」孩子的吶喊,声声敲得我们心碎。

「有钱的,就把小孩带出国,我们没钱,只好留在台湾吃药!」、「只要我的孩子跟人起冲突,老师总是认定是我孩子的错,谁叫他是过动儿!」、「是我的遗传不好,才把孩子生成这样,都是我的错!」父母泪流不止地自责与忿忿难平。

「我们只是把孩子在学校的状况,一五一十地告诉家长,以免家长又怪罪我们没有告知。」、「提醒父母孩子可能是过动儿,绝无恶意,是担心错过了孩子最好的治疗时机。」、「那孩子这样干扰上课,其他家长也会要求他们孩子的受教权啊!」老师必须面对全班数十位学生与家长,也是百般无奈。

显然,过动儿已经不是孩子有没有生病、生什幺病的问题,而是各方交错互相纠葛的社会议题。而我们要怎幺做,才能让不同角色的大人,一起看到这些纠结成团,解不开理还乱,一层裹一层的结呢?才能让各自捍卫自己领域的大人,愿意正视裹在结最里层,那个身心蜷曲的孩子呢?

去年,我们与米米和迷路相遇,这位潇洒帅气的注意力不足加过动儿的母亲,让我大开眼界,见识到一位创意无限自己也过动的母亲,如何放牛吃草,日子里没有悲伤点缀,只有惊喜与讚叹。

我们可以一起为过动儿开创什幺新的可能吗?让他们的声音被听见,让他们不再被贴上生病的标籤,而是一种闪亮发光的特质。这是我们献给过动儿与各种大人的一种可能。

书籍介绍

《亲爱的大人:其实我没有那幺坏,我只是静不下来》,尖端出版
.透过以上连结购书,《关键评论网》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

作者:幸佳慧、李佳燕
绘者:迷路

本书由台湾知名儿童文学作家幸佳慧老师,以及家庭医学科李佳燕医生共同合着,两位作者长期关注过动症议题,从台湾整体人文社会及当代医疗用药等层面,不断反思台湾环境与过动症的因果关联。并且进一步将所接触到的实例个案,以第一人称、孩子的观点拓展叙事,描绘10位过动儿的真实心声,期盼用好故事突破台湾典型亲子教养迷思,引导家长、师长、医生等读者从不一样的角度看待过动儿,做个懂得体贴孩子的大人。

当孩子未达大人期待,并非全是先天生理缺陷或差异使然,更多是后天环境使孩子陷入比较的优劣衡量。他们真正需要的不是依赖药物换得的讚美,而是看见自己的特质、相信自己的信念,以及感受逐步实践的能力。大人透过聆听、陪伴和对话来了解身旁的孩子,与孩子建立良好的互信互动关係,唯有共同朝此方向努力,修正自己与孩子的相处模式,才能真正向孩子伸出援手。

亲爱的大人:其实我没有那幺坏,我只是静不下来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