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T级生活 >亲爱的伊坂幸太郎,请告诉我,什幺叫做正义? >

亲爱的伊坂幸太郎,请告诉我,什幺叫做正义?


2020-06-16

亲爱的伊坂幸太郎,请告诉我,什幺叫做正义?

**内容略有涉及剧情,在意者请勿继续阅读**

他们并不想知道真相。
──伊坂幸太郎《Golden Slumbers:宅配男与披头四摇篮曲》

我一直记得,第二次重读伊坂幸太郎《Golden Slumbers:宅配男与披头四摇篮曲》时,因为捷运车厢一阵摇晃,我不得不把黏在手机萤幕上电子书的目光移开,抬起头,刚好看见车厢上方的监视器。
当时正看到受人诬陷的主角在一边逃亡一边想办法证明自己清白的途中,不断试图躲开无所不在的监视摄影机。可以想见我一抬头也对上另一个监视器的心情。

发现正在读的小说这幺切合现实,真的是一件超不舒服的事情。

最近由于随机杀人事件导致八岁女童被割喉的新闻,死刑的存废再度引起话题。姑且不论上一次的捷运随机杀人与这一次的校园随机杀人,都是在「死刑存在并执行中」的时代发生,显然死刑对特定案件并无吓阻效果,我真正关心的是,我们把判人于死的权力,交给了什幺样的政府,甚至是交给了什幺样的媒体与群众心理。

我其实还并不确知自己究竟要在死刑存废的绝对黑白之间选择哪一个。

我得承认我跟一般人一样,如果有人伤害了我心爱的人,我的直觉就是要极尽一切可能伤害回去。若事关我护在金字塔上的挚爱,我几乎没有理智或温柔可言,更不要跟我提什幺人权,那是一个绝对值。
正由于这种绝对值,我不仅考虑到自己或家人可能被哪个神经杀人犯伤害,更考虑到「如果是这个国家与这个法律制度想伤害我心爱的人」。

「你哪根葱?国家为什幺要花时间诬陷伤害你?」如果你心底浮现这个疑问,或许你该看看《Golden Slumbers:宅配男与披头四摇篮曲》。

不,我说错了,你绝对要看看。

故事一开场并没有主角的身影,而是侧写了好几个互不认识的一般民众,他们都在电视的直播里,「目睹」了命案。接着电视台与警方放出的消息里,很快就锁定了主角为唯一嫌疑犯,开始全力追捕。
主角是个送货员,长得很帅,此外别无长物,相当符合「你哪根葱」的要件,我不妨也先爆个雷:在故事中,他是无辜的。然而有许多证人逐渐出现:猪排店店员证明这个人在犯下滔天大罪之前旁若无人地大吃大喝,有人作证这个人曾经在地铁骚扰女性,有监视器拍到这个人在案发前购买兇器⋯⋯而那些事情,他都没有做过。
而书中主角曾经见义勇为的事蹟,也可以被扭曲成别有所图。原本俊俏诚恳的脸,媒体总有办法找到一个切入点,让他看来充满恶意冷血。

你信不信?如果有一个庞大的力量想要你下地狱,你会连天堂怎幺写都被消除记忆。

《Golden Slumbers:宅配男与披头四摇篮曲》里告诉我们,言之凿凿的所谓「证据」与「证言」,都可以被操弄,操弄到连提出证言的人都完全相信自己所说的话。谁做得到这样颠倒黑白的事?多着了,政府可以、财团可以,更可能的,是政府财团黑道白道一起联手,加上媒体舆论的操作,简直天衣无缝。他们可以让《Golden Slumbers:宅配男与披头四摇篮曲》里的主角罪证确凿,该死得毫无疑虑,就像江国庆,就像郑性泽,就像那些我们根本可能没听过的所谓死刑犯。

从故事里出来,思考我们自己所在这座岛上的掌政者、财团、媒体与舆论环境,我们是不是真的能像一开始那幺确定地说,我要死刑来完成正义?
更深一层的想,我们是不是只能靠死刑这幺绝对而不可逆的刑罚,来完成浅薄的正义?

我不知道在死刑存废间,究竟哪个答案正确,也许两者都需要配套,就会让两者都更适宜执行,可是在那之前,我只能说,我不相信台湾的死刑。

我不相信在台湾,死刑就可以执行正义。

上面这句话或许有很多疑虑,毕竟每个人的正义可能有不同定义。但死刑不是,死刑只有唯一定义,而且不可逆。不觉得很危险吗?为了每个人心中各不相同的想法,要决定完全无法挽回的生死判决,而被决定的那个人,你可能完全不认识,可能被许多别人决定要传达给你的讯息误导,可能是另一个《Golden Slumbers:宅配男与披头四摇篮曲》里的主角。

而我们或我们心爱的家人,可能,就会是下一个,为了完成别人的正义而死的祭品。

在读《Golden Slumbers:宅配男与披头四摇篮曲》之前,先来看看法务部在102/4/19与103/4/29分别执行死刑的11位死刑犯里,你听过几个?看看他们被判刑的事由,想像一下,如果你或身边哪个人的名字代换进去,别人看着这些事由,是不是可能也跟你一样无感,甚至觉得死刑还便宜他了?

到底什幺是正义?

容我再重複一次,其实我还并不确知自己究竟要在死刑存废的绝对黑白之间选择哪一个。
我跟一般人一样,如果有人伤害了我心爱的人,我的直觉就是要极尽一切可能伤害回去。「杀人偿命」是一个非常直觉也乍听合理的简单思考逻辑。找一个兇手,利用舆论压力依照法律途径弄死他,很容易,比起改变政客财团盘根错节的利益关係,比起改变见不得人的檯面下交易,比起改变被政治与舆论牵着鼻子走的司法现状⋯⋯都容易太多。

但如果我明知他们就是会为了掩饰过错或平息舆论而草菅人命的那种货色,还把宣判死刑的权力交给我早就认为难以信任的腐拜政权,而有一天,伤害我心爱的人的元凶不是一个人,是一股可以颠倒是非的势力,我要找谁偿命?

到那时别忘了,那个决定的权力,是此刻我们亲手交出去的。

《Golden Slumbers》 from Readmoo电子书

Photo from flickr cc by Tim Norris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