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O滴生活 >【纽约都会爱情】原来真的有人,会欣赏我的脾气不好 >

【纽约都会爱情】原来真的有人,会欣赏我的脾气不好


2020-06-13

读者投书迷人来稿,作者 Madeleine C. 写,原来人潮汹涌的城市里,仍有可能遇见一个人,甘心为你驻足。

作者|Madeleine C. 

Disclaimer: 这不是我的故事,但是是我与许多在纽约遇上的女孩们的故事。
如有雷同,纯属虚构,纯属巧合。

车水马龙的星期四,是纽约人的小週末,各种小型的社交活动大多都会办在这一天。像是小型的音乐会,小型艺廊开幕,或是各类演讲会(Panel Discussion)。一方面週五到日多为大型活动或亲近朋友相聚的时间,也有些人习惯留在家里休息打扫洗衣服 。就算没有安排活动,在曼哈顿几乎每隔两条街就会看到的美甲、美髮、修眉各种沙龙小店,五点后都坐着一排等待修整的 OL,替即将到来的週末做準备 。

【纽约都会爱情】原来真的有人,会欣赏我的脾气不好
图片|来源

或许有人会认为这些美容活动单纯是种享受,但对纽约女孩们,更重要的是要做一个随时都準备好的人,不管是在情场还是职场,而顾好门面恰恰就是对自己负责任的一种表现。甚至有些男生都定期去做指甲跟眉毛修剪,美容店的韩国跟墨西哥大妈各个见怪不怪。

「抱歉,我会晚十分钟。」迟到是我的习惯性测试,因为我极度害怕跟不能忍受迟到的男人交往,所以第一次约会的十分钟迟到通常都是故意的。但因为週四交通习惯性阻塞,十分钟经常变成半小时。跟男人约在中央车站内的老时钟旁,在五公尺远处时我一眼认出照片里的他。

走近的过程,又不巧来了一通工作上的电话,只好一边讲电话,一边对已经等待半小时的他摆了摆手表示抱歉,他也回以礼貌的微笑。微笑里虽有不悦,却又带点鬆一口气,毕竟男人从华尔街的办公室一路搭地铁挤上来,也是一趟舟车劳顿,没见到才是真的亏大了。(推荐阅读:我不会在第一次约会跟你睡)

本来预定要去中央车站有名的 The Campbell Apartment 喝一杯,结果发现被包场。一路上我边走边道歉,直到我们进入 W hotel 的酒吧,眼前的男人表情终于稍微没有一开始那样紧绷。

不过我心里其实还另有盘算。如果跟眼前的男子生气的话也没关係,当晚九点我还有另一个约,俗称 Double Booking。

毕竟今天都多花半小时化妆,前一晚睡前又多花半小时捲头髮,指甲跟睫毛都全在前一天重新做了,如果不善加利用,实在觉得很浪费。BUT,人生真的就是这个 BUT。

男人跟我居然一口气从七点聊到十点,旅行、家人、工作,天南地北的聊。在纽约情场打滚的这几年,让我理解学会有礼貌的做自己,是对于每个人的时间的尊重,如果因为个人矜持或刻意掩饰而浪费彼此了解对方的时间,很多人真的是宁可立刻放弃。

所以我总是毫不掩饰自己在人生各方面的狂妄性格,而每讲一个小故事或是评论,几乎都让他笑到岔气,说到激动处他还会拍着自己的大腿说「Right ! Can't agree more!」。

如此同仇敌忾,男人还是第一位。

【纽约都会爱情】原来真的有人,会欣赏我的脾气不好
图片|来源

每当服务生问要不要再来一轮啤酒的时候,男人都毫不犹豫的说好。他的每一个「好」,都让我受宠若惊。

原来还有个人不会被我吓跑,原来还有个人会欣赏我的脾气不好。到了十点半我才突然想起今晚原订的精密计画,匆匆地跑去厕所检查手机,男人二号在 260 Fifth 的顶楼酒吧等了我一个小时,并仍然希望我有空能跟他再约。

面对自己生平第一次放人鸽子,虽然非常过意不去,立刻发了一封长长简讯道歉,但,既然我们当下错过,或许我们这辈子注定错过。后来没有答应跟男人二号改期,他不能理解的继续追问,我也渐渐选择已读不回。(推荐阅读:那些发生在 Happy Hour 的速食恋情)

回到眼前这个男人,经过风风火火的四个小时对话,除了已经破了我最长时间的第一次约会纪录,让我对眼前在纽约待了六年的男子燃起一丝期望。

就算最后没有正式交往,我都想颁一个匾额给他,谢谢他的等待,谢谢他站在人来人往了老时钟半个小时没有走。我们都意识到天色不早,週五还得上班,他也得儘早回家準备明天早上七点跟新加坡分行开会。

「Madeleine 你週六有空吗?我们吃个 brunch 吧!」Strike! 终于来了!我心里激动地吶喊着。因为当一个男人对你有高度兴趣的时候,通常会在当次约会结束前跟你确认下次见面时间。「好啊,你有我的电话吗?」我尽量让自己的语调不要太高昂。「有的」他拿起手机确认。「恩,你的姓氏是?」除非两人有高度交往可能性,我通常习惯不存男生的电话,这一次算破例了。

「Lee,Jonathan Lee」男人眼神闪烁着光看着我,一脸欣喜。「 我是 Chen,我是 Madeleine Chen。」我报以微笑。


上一篇:

下一篇: